国务院通报福建省工程质量监管平台管理混乱、违规监测

关于福建省工程质量监管平台管理混乱职能部门失察漏管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涉企收费治理工作。近年来,各地区、各部门加大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力度,取得积极成效,但一些违规涉企收费问题仍时有发生,冲抵了减税降费政策实施效果。根据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查”平台反映的问题线索,国办督查室于2020年1月派员赴福建省进行了实地督查。督查发现,福建省工程质量监管平台管理混乱、违规监测,放任技术服务商捆绑服务、“搭车”收费,违规转嫁成本,企业反映强烈。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2020年2月7日,国家监察委派出调查组赴武汉,就有关李文亮医生的问题开展调查。3月19日,调查组公布调查结论并召开记者会。http://www.ccdi.gov.cn/toutiao/202003/t20200319_213880.html同日,武汉市公安局通报了有关处理结果,认为训诫李文亮一案适用法律错误,决定撤销训诫书。

2019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张继先向武汉市江汉区疾控中心报告三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这是中国官方机构首次获得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张医生近期接受采访时讲述了上报过程和病况信息。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20-04/16/c_138982435.htm

真相:新冠病毒正式名称为SARS-CoV-2,武汉是首个报告新冠肺炎病例的地方,但并不一定是新冠病毒的来源地。

谣言3: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中国病毒,因为它来源于武汉。

三、职能部门违规将政府应承担的费用转嫁被监管企业承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涉企收费管理减轻企业负担的通知》(国办发〔2014〕30号)要求,“坚决制止各类针对企业的乱收费、乱罚款和摊派等行为。”督查发现,福建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总站由于建设经费不足,违规将政府应承担的费用转嫁被监管企业承担,要求企业出资配置相应的软硬件,定期交纳维护费用。截至督查时,福建省共有632家预拌商品混凝土、预拌沥青混合料和水泥稳定粒料企业自费安装了监管设备,并每年交纳维护费用。

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纽约的非营利组织。该联盟主席达什亚克博士(Peter Daszak)负责研究全球新发传染病并已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合作长达15年。达什亚克在2020年4月16日接受美国新闻网站“DemocracyNow”采访时表示,关于新冠病毒从实验室逃逸的说法纯粹是胡说八道。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内没有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病毒培养,所谓实验室泄漏绝无可能。https://www.democracynow.org/2020/4/16/peter_daszak_coronavirus

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通报,基于扎实的流行病学研究证实新冠病毒可人传人。

一、福建省工程质量监管平台管理混乱、违规监测,失去设计初衷。督查发现,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为加强工程质量源头和过程监管,自2013年以来,委托福建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总站牵头组织实施,相继安装启用了预拌商品混凝土、预拌沥青混合料和水泥稳定粒料质量动态远程监管平台,对相关企业进行监管,要求企业安装监管设备,接入监管平台,自动采集上传生产投料数据。但是,该监管平台管理混乱,监测数据可以人为操纵修改,没有按照监管平台软硬件安装要求,采自企业投料控制系统的传感器,从而影响了监测数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被监管企业对监测结果作为信用评价、通报批评等处理依据意见很大,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被迫于2019年8月暂停采用监管平台数据,使平台失去了应有的监管之义。

世卫组织4月8日在其官网确认上述时间线:

真相:所有现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源于自然。

谣言6:中国为了隐瞒疫情爆发,逮捕了最早向世人示警的医生。

2020年1月3日起,中国定期向世卫组织、包括美国在内的有关国家以及中国港澳台地区及时、主动通报疫情信息。

真相:没有中国医生因为警告疫情遭到逮捕。上报疫情的医生受到国家嘉奖。

二、放任技术服务商借用行政资源捆绑服务,“搭车”收费。《国务院关于印发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的通知》(国发〔2016〕48号)要求,“进一步清理各类电子政务平台的服务收费,严禁依托电子政务平台捆绑服务并收费。”督查发现,福建省工程质量监管平台技术服务商利用维护监管平台形成的垄断地位,对监管企业捆绑服务、“搭车”收取高额维护费用。2018年以来,多数预拌混凝土企业被迫接受了并不需要的商业服务项目。据一些企业反映,2018年以前每年缴纳的维护费用为9000元,2018年除原来的监管项目外,又增加了商业服务项目,缴纳的费用大幅上涨至59760元,涨幅高达564%。在企业投诉后,福建省建设工程质量安全总站采取措施,委托省建筑业协会混凝土分会同监管平台技术服务商进行了谈判,但只是将监管服务项目与商业服务项目分开,“换汤不换药”,总费用并没有减少。

谣言4:中国早在2019年11月中旬就获悉疫情爆发,将有关信息隐瞒45天。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具有经认证的P4防护等级(欧洲称BSL-4,同柏林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S4高安全性实验室防护等级一致),可处理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体。该实验室距武汉市中心约30公里,病毒不可能从这样高安全级别实验室泄漏。

谣言2:新冠病毒源自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事故。

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三天后,武汉市卫健委于2019年12月31日发布《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并建议外出佩戴口罩。当天,累计发现27例不明原因肺炎,其中7例为重症。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19123108989

当武汉2020年1月23日封城之际,国内共有571例确诊,世界其他地区仅有10例确诊,欧洲尚无一例。当中国1月27日中止所有海外旅游之际,国内共有2741例确诊,世界其他地区有37例确诊,其中欧洲3例。当2月23日武汉封城一个月后,全球共有78811例确诊,其中只有2.2%在中国境外。而至到那时,除东亚以外,全世界其他国家几乎未采取任何有效预防措施。

新冠病毒是近几十年来众所周知的冠状病毒中的一种新类型。世卫组织指出,所有现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源于自然,而非人工合成。目前,科学界尚未澄清新冠病毒的具体自然来源,只有关于该病毒可能与蝙蝠和穿山甲相关联的猜测。https://www.who.int/news-room/q-a-detail/q-a-coronaviruses

2019年12月31日,中国向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通报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疫情。

真相:武汉病毒研究所与新冠病毒的起源毫无关系。

汉堡大学生物风险跨学科研究小组负责人杰瑞米艾斯教授(Gunnar Jeremias)在接受“和平面孔”倡议的采访中驳斥关于新冠病毒起源阴谋论。他指出,“即使全世界最好的实验室也无法制造此种病毒。”https://www.faces-of-peace.org/gunnar-jeremias/

当天,包括拉贾斯坦邦、旁遮普邦和西孟加拉邦等印度多个地区也宣布关闭对外边界。同时,印度铁路部门宣布,自22日凌晨4时起至3月31日24时,暂停全国所有客运列车,但为确保全国各地的基本物资供应,货运列车仍继续运行。

冬季是感冒、流感和肺炎多发季。新冠肺炎是一种同流感症状相似的新型传染病。武汉市有1100万居民,在这种情况下发现疫情并迅速确诊病患并非易事。因此,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和首席科学家斯瓦米纳桑在《柳叶刀》撰文对中国医生和卫生部门在流感季节迅速发现新冠病毒表示高度赞赏。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420-7/fulltext

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院长、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袁志明在2020年4月18日接受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采访时明确指出,新冠病毒绝非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9年12月30日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首批检测试样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内并无新冠病毒。截至目前,该研究所内也无人感染新冠肺炎。袁志明表示,能够理解武汉的实验室会引发民众联想。但如果有个别人试图故意误导民众,这种行径就十分恶劣。关于新冠病毒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说法纯粹是莫须有的猜测。点击以下链接可观看上述采访:https://news.cgtn.com/news/2020-04-21/CGTN-Exclusive-Where-was-the-coronavirus-from–PSnZAjM98Y/index.html

2019年12月30日下午,眼科医生李文亮将一份病患肺部CT扫描件以及若干信息发至医科同学微信群,称“确诊了7例SARS”,建议注意防范,并请不要外传该消息。尽管如此,他的言论通过截屏在网上迅速传播。武汉警方于2020年1月3日请其前往派出所谈话,以训诫书的方式要求其停止传播流言,因为其涉及SARS的(错误)言论可能引发社会恐慌。此后他正常回归工作岗位。1月中旬,他在治疗病患的过程中被感染,1月31日通过核酸检测确诊为新冠肺炎。2月7日,李医生经最大努力抢救无效病逝。同日,国家卫健委对其逝世公开表示哀悼。

2020年1月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评估组初步确认新冠病毒为疫情病原。

2019年12月,武汉首次报告发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当时被称为不明原因肺炎。但病毒的确切来源尚无明确的科学结论。历史上,病毒首次发现地往往并非来源地。艾滋病毒(HIV)感染病例最初由美国报告,但其起源地最有可能是在西非:https://de.wikipedia.org/wiki/AIDS#Entstehungstheorien在德国黑森州马尔堡首先发现的马尔堡病毒极有可能起源于乌干达:https://de.wikipedia.org/wiki/Marburg-Virus#Geschichte

1月12日,中国向世卫组织提交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GISAID)发布5株新冠病毒完整基因序列,全球共享。

1月16日,聚合酶链式反应(PCR)诊断试剂优化完成。

中国很早就已经履行了向世卫组织通报新发疫情的义务。

真相:中国官方机构于2019年12月27日首次收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报告,并于2019年12月31日发布了首份疫情通告。

著名的科学杂志《自然》于2020年4月7日发表社论呼吁立即停止冠状病毒污名化,避免此类将病毒及其疾病与特定位置相关联的不负责行为。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1009-0

直到2020年3月初,一直在淡化和掩饰新冠肺炎疫情危险性和严重性的恰恰是美国特朗普政府。中国一个半月以来确诊感染数量激增,6000万人口大省湖北史无前例的封锁,已经向其发出了不能更明确的警告。《纽约时报》4月11日亦就此发表过深度调查文章。

谣言5:中国长时间隐瞒新冠疫情爆发真相,才导致全球疫情爆发。

真相:中国第一时间向本国和全球公众通报疫情,在最短时间内采取最严格的防控措施,为世界其他地区赢得了至少六周准备应对疫情的时间。

印度卫生部22日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当天新德里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8例,死亡1例;全国确诊病例360例,死亡7例。

3月中旬,以瑞典微生物学教授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为首的多名科研人员在《自然医学》杂志发表了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论文。研究人员在论文中指出,关于新冠病毒的实验室起源论不可信,并强调该病毒不是人工合成的产物。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0-0820-9

宣称中国“隐瞒真相”的潜台词是:中国政府早已认识新冠肺炎的危险性,但仍未对此采取透明做法。这并不符合事实真相。新冠病毒是新发现的病毒,在疫情初期,几乎没有任何可供借鉴的科学依据,证明这种新型病毒可能会导致危险的大流行病。而在最终证实病毒可人传人,且极有可能引发比流感更高的死亡率之后,中国政府立即向公众发出警告,采取了最为严格、全面、彻底的防控措施。1月23日,武汉封城。1月25日,6000万人口的湖北省封省。

李医生不是西方定义的“吹哨人”。他既未通报疾控机构和卫生行政部门,也未向公众发出政府行为不当或掩盖事实的警告。事实上,张继先医生已于2019年12月27日向武汉市疾控部门通报出现异常肺炎病例增多的情况,政府部门早于李医生三天就已经开始积极介入调查,谨慎搜集证据,并于12月31日发布首个疫情通报。张医生也因此受到政府嘉奖。

着力减轻企业负担,优化营商环境,为企业创造良好条件,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的明确要求。从督查情况看,福建省工程质量监管平台对遏制恶性竞争、维护市场秩序、保证工程质量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由于监管平台管理混乱,违规采集数据,技术服务商“搭车”收费,政府职能部门监管不到位,反而增加了企业负担,成为困扰企业的“糟心事”。有关地区和部门要进一步加大对违规涉企收费行为的整治和查处力度,重点查处企业反映强烈的中间环节借用行政职能或行政资源垄断经营、强制服务、不合理收费等行为,不断减轻企业负担。国办督查室将对后续整改落实情况持续关注,加大督查力度,切实推动有关问题整改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