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吃播江湖假吃、催吐吸粉带货探店年入百万

“大胃王”吃播江湖:假吃、催吐吸粉,带货探店年入百万

一口气吃下十碗凉皮、十碟手擀面外加十盘炒面,这位身材瘦小女生在快手短视频平台上的吃播视频,引发不少网友惊叹和围观,而路人从另一角度拍摄的画面,却显示这名女生一边猛吃一边吐,这三十份食物大多被吐进了垃圾桶。

曾经作为“大胃王”吃播的小婉提起自己的经历时坦言,她起初看到大胃王吃播的视频时非常惊讶,便向某知名吃播拜师学艺,其得到的“真经”,如果是发短视频可以假吃,靠后期剪辑贴上大胃王标签;如果是直播,就在间隙以上厕所拿外卖等理由为名,到卫生间将40多厘米长的输料管插入自己的肠道催吐,“管子要插到胸口位置,看着吃东西就能获得打赏挣钱,实际上很痛苦。”

“大胃王”边吃边吐被抓现行

经过长期的技术积累和行业解决方案的打磨,腾讯将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深度融入传统产业园区。在智慧园区解决方案上,腾讯云打造数字孪生的智慧园区技术“底座”,构建园区运营的数字经济新模式,同时打造园区的商业生态环境和产业生态体系,开辟园区增值盈利的新模式。未来,双方还将共同发掘出更多优势互补的合作空间,不断丰富智慧园区、智慧物流的应用场景。

新京报记者查询到,主播“雪茸堂”曾表述,大额开销背后,虽然收获数百万的粉丝,但在变现上,一直处于赔钱状态。

智慧园区是智慧城市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然而,传统园区面临着数字化程度较低、管理部门和企业之间的沟通低效、缺乏对企业人才的吸引力和对企业运营的全方位扶持等痛点。

“深国际智慧园区”的建设,将推动智慧园区规模化、可复制的建设模式落地,有望打造成为前海自贸区城市更新和产业转型升级的标杆案例。腾讯也将根据复杂多样的企业需求,持续推出智慧城市、智慧园区、智慧物流、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等一系列行业解决方案,加速智慧园区、智慧城市等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

一个人吃1000只大闸蟹、92根烤肠、80斤比萨、30盆米粉,起初胡珊看到这些吃播视频非常吃惊,感叹这些吃播体质太好,吃再多也不会变胖。直到最近她看到有新闻报道一些主播存在假吃浪费粮食,她才意识到自己原来被假吃、催吐的主播们骗了,很多吃播视频都是剪辑而成,这其中,不乏有上百万、千万级粉丝的吃播主播。而她关注的“浪味仙”“大牙晨晨”“密子君”“红姐”“梨涡少女mini”等“大胃王”博主,也删掉了许多吃播视频。

奕萌回忆,大约是2014年的时候她以吃饭形式开始直播,刚开始她并不是靠饭量取胜。

事实上,由于华埠礼品店商品同质性太高、且缺乏多样性,价格也差不多,疫情前就有客群分散的现象,近年来有部分礼品店瞄准年轻族群,开发特色礼品。

而在国内知名的几个短视频平台上,按照几位有名的“大胃王”吃播视频,他们的“能耐”可以轻松“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随便一条视频点赞量都能达到几十万乃至百万。

在吃播视频中,也有不少“大胃王”因假吃而现场翻车。吃播奕萌透露,网上饭量特别夸张的“大胃王”大多都不是真吃,而是通过后期视频剪辑博取眼球吸引粉丝,进而获得打赏或带货。而她这种靠真吃的主播如今已经没有太大市场,并且将身体吃坏,收入无法支撑高昂餐费,身背26万元负债的她只能选择退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很多“大胃王”吃播靠视觉和听觉冲击网友的感官,获得几十万甚至超百万的点赞量,靠带货、探店等运作年入百万。为了获得高额的流量,有些“大胃王”吃播假吃或催吐,通过拼接镜头让网友信以为真,另一边则称自己只吃不胖是因为有身材管理秘诀,而所谓的身体管理秘诀就是向网友推销减肥药。

知名博主“雪茸堂”曾经凭借野外烤整只骆驼等,短时间内收获560余万粉丝和4934万多的点赞。如今,因被网友指出浪费大量食物后,将此前发布的所有视频删除或者隐藏,无法查看。

“吃播”即“吃饭直播”,最早源于韩国的一档真人秀节目,逐渐席卷至全世界。

在这一系列的“自我摧残和被摧残中”,这些贴上“大胃王”标签的吃播们到底能赚多少钱呢?

疫情前从早9时开业至晚9时的李荼娅说,游客不来,如今礼品店从早上9时营业至下午2时就关门,每天营业额好一点也只有100美元出头,但大多数时间每日营业额不到百美元,客人均为社区居民,偶尔买个遮阳帽、口罩套、丝巾等;此外,担心东西卖太贵客人不来,大多数商品几乎都是成本价出售。

9月4日,腾讯云与深国际合作的首发项目“深国际智慧园区”正式启动建设。该项目位于深圳前海自贸区内,是“深国际前海智慧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除了网络主播,还有人参加大胃王比赛离世。据英国媒体报道,2019年8月,英国弗雷斯诺市一男子在小联盟棒球比赛期间参加吃玉米卷比赛,当时这名选手向嘴里狂塞玉米卷,不加咀嚼,当比赛进行到大约7分钟时,这名男子倒下,后送医不治身亡。

到2018年她签约一家传媒公司后,平台与粉丝要求的压力随之而来,他们已不满足其“平价”的食物,而是希望像其他主播一样提升“规格”,而食物的费用,都是她自己承担。

对于当下“吃播”这个行业,奕萌发现风气逐渐带偏,大家都有些急功近利。因为收入及身体的原因,她退出了“大胃王”吃播行列,“未来希望能坚持初衷,享受美食,给大家推荐好的美食,接一些商家的探店推广,不再做大胃王吃播。”

而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所谓“大胃王”吃播圈内,为了炒作获取更多的粉丝、点赞和收益,夸张宣传饭量欺骗粉丝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并且形成了一条鄙视链。咀嚼下咽再催吐的鄙视张嘴不咽假吃的,张嘴不咽假吃的鄙视连张嘴都懒得张,直接依靠后期剪辑拼接视频的。

在国内,借助短视频兴起,一些网络主播开始通过视频或直播的方式,向观众展示其吃饭的过程,为此获得打赏。当其有一定粉丝基数和影响后,主播也会与商家合作,进行探店等美食推广。

“插管催吐真的很痛苦”

新京报记者询问她做“大胃王”吃播期间的收入情况时,奕萌表示就自己所在的平台来说,单场探店报价在八千到两三万不等,具体看粉丝及流量级别而论。对于顶流博主,奕萌估计在十万以内。

类似打着“大胃王”标签的吃播主播,在快手、抖音、小红书、B站等平台上为数不少,无论是面条、热狗,还是米饭、汉堡,很多吃播动辄轻松超越吉尼斯世界纪录。

据了解,腾讯云作为技术提供商,将协助深国际搭建可视化、智能化、数字化的“智慧大脑”,为入驻园区的企业提供便捷的智能服务。例如,“智慧大脑”可以针对园区内需要空调和大型电气设备进行智能管控,在人少或无人使用的情况下自动关机,最大限度地为入驻企业节能及降本;通过园区的智慧管理系统,还可以实时查看到园区内的车辆及人员分布、项目进程、财务结算、资产及设备运行状况等,以快速响应、便捷管理、高效的服务,增加园区入驻企业满意度。

这条视频时长为一分钟,镜头追随着该播主的食用过程,主播很快将桌子上的饭全部吃完,将空碗碟堆在右手旁,最后双手举起大拇指点赞。视频末尾的字母显示,主播秒吃30盘,老板惊呆了,免单成功。

有吃了赔钱的“大胃王”吃播,也有部分“大胃王”吃播通过日常广告、探店、带货、粉丝打赏、站台等形式获取不菲收入。

红苹果礼品店业主李先生也说,从2019年开始就看到生意明显下滑。但华埠礼品店的竞争原本就很大,如果再涨价顾客更不敢上门,大多数业主不敢涨价,只能自行吸收成本。

在有认证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日本木下佑香在3分20秒的时间之内吃完8斤炒面,在7分钟内狂吃62个巨型汉堡;美国切斯特·纳特10分钟吃掉66个热狗;美国莫丽3分钟之内消灭4斤重的大牛排,30分钟吃下360根鸡翅。

其中,快手博主“大牙晨晨”曾发布的一条视频显示,其进入位于江苏徐州的一家擀面皮店后,独自坐在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旁边,十碗凉皮、十碟手擀面、十盘炒面占满桌面。当这名主播介绍完店铺和食物后,就开始了“大胃王”挑战。

打造前海智慧园区“样板间”

当谈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时,奕萌表示由于直播时喝很多碳酸饮料,虫牙很多。另外,“晚上腿脚容易抽筋”,“走路骨头会响”。

但有网友爆料的视频显示,同一家餐厅,同一位主播,另一个拍摄角度却显示一位身穿白色外套的人拿着手机站在主播正前方拍摄,女主播佯装吃下食物后,随即吐入身下的垃圾桶中,甚至最后将盘内的饭直接倒入垃圾桶。

“刚开始主播品尝美食的时候是越看越想吃,后来很多主播都开始比谁的胃口大,看着他们吃就很满足。”邓女士说,从2019年下半年,一些主播从单纯的品尝点评美食,变为粗暴比拼谁是大胃王,一些新的“大胃王”主播短短几个月就收获几十万甚至超过百万、千万的粉丝。

业者认为,纽约市的疫情和缓,但要等到观光客来还有很长时间,就算疫情过去,观光业也要很久才会复苏;李荼娅说,短期内无法看到改善,她也在日前跟房东讨论转租,做一步算一步。(颜嘉莹)

还有B站up主上传了一段未剪辑的吃播原片。片中显示,该博主在开始吃下几口食物后,随后的食物仅咀嚼几下后便吐掉甚至扔掉。当有网友揭穿这一骗局后,up主随即将显露其“假吃”的视频删除并致歉,表示自己不是真正的大胃王。

因吃播引发身体出现问题的主播不在少数,还有一名23岁的年轻博主因时常在深夜进行吃播、白天休息,导致缺乏运动,患上骨质疏松等“老年病”。

当然,并不是每次吃播直播都有商家邀请,仅仅依靠粉丝打赏,收入远远支撑不了昂贵的食材。奕萌说,她从2018年底转变为吃“海鲜日料”等食物后,一场直播的食材费用约五六千元,并且每周都要开多场直播。为此她找银行借了七八十万,欠下债务,到现在还有26万没还”。

吃播欠下26万债务退出

曾经的吃播奕梦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未做吃播前,身高1.63米的她体重只有有80多斤,现在则是100斤左右。

小婉的师父在快手短视频平台上的粉丝有300多万,平时受邀请探店直播+后期短视频发布,一场下来费用约8万元,商家报销团队路费和住宿用餐费用,单独发一条宣传视频费用在2万元上下。

对于大胃王们的表现,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消化内科黄医生表示,成年男性的胃容量大约为1400ml,成年女性的胃容量大约为1200ml。黄医生说,人的胃容量是和体格成相对正比的,身体娇小的人一口气吃下100根烤肠、包子或者吃下20斤的米粉,几乎不可能,“科学地来讲,身高一米六多,体重90多斤的吃播,发布视频编撰的可能性很大,按照正常成年女性1200ml胃容量换算,也就只能吃下3斤左右的食物。”

不过已经在华埠经营十多年礼品店的李荼娅表示,礼品店大多都是大量进货,即便现在想要转型,除了资金来源成问题外,早早已进的货要消化,也成问题。

黄医生提示,暴饮暴食容易导致急性胰腺炎,消化不良,严重导致胃体破裂,他希望网友们不要随意听信大胃王主播吃不胖的言论,更不要去跟风模仿,伤害自己的身体。

与邓女士一样爱看“大胃王”吃播视频的还有河南的胡珊,她喜欢看纯粹是为了让自己的视觉和心理得到满足,起到减肥的作用,“晚上减肥一定要少吃,如果还饿我就看看大胃王们的吃播视频。”

此前,有媒体报道,沈阳30岁的吃播王先生,为吸引人气,在直播时逐渐增加食量,半年时间体重从200斤升到了280斤。今年6月23日晚直播前,王先生出现眼睛疼、胳膊发麻症状,被送入医院后出现昏迷情况,一星期的抢救未能出现奇迹,王先生最终还是去世了。

有“大胃王”年赚百万

共同探索智慧园区与数字经济新生态

广州的邓女士表示,面对工作压力,通常以刷视频和微博的方式让自己放空,一次无意间刷到吃播视频后,觉得非常解压。“满盆多汁不腻的大肠、整桌秀色可餐的糕点以及野外烤骆驼,主播将美食放进嘴里,发出咔嚓咔嚓的咀嚼声音,让人真的很享受。”邓女士说,最初看的吃播视频,多是主播探访美食店,她也跟随主播探店脚步,品尝主播推荐的美食。

奕萌表示,以大胃王的形象直播后,经常遭受到谩骂与蜚语。“每天都有人骂我,刚开始做吃播并没有想到吃饭会产生‘不良影响’。”奕萌说,她每次都是“实打实吃完,从来不浪费”,即便有剩余也会打包或是让团队的人一起吃掉。

在上述三层鄙视链中,大多数主播存在浪费粮食的行为。

吃播“狼吞虎咽”只为吸粉

深国际是一家以物流、收费公路为主业的深圳市属国有企业,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近年来,深国际持续发力城市综合物流港、综合物流枢纽等物流基础设施的投资、建设与运营,目前已布局全国28个重要物流节点城市,拥有二十余个在运营的物流产业园区。

此外,还有主播自己表演“大胃王”吃播失误导致翻车的。“梨涡少女mini”曾在抖音上传一段声称一口气吃下100根热狗的视频,但其视频显示,这名主播将咬了一口的热狗放在桌子上,继续拿下一根热狗。事后,这名主播因此段欺骗粉丝的行为而公开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