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荣休在即我这辈子很幸福

柳传志退休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他的名望是一个时代的象征,甚至已超越了他所创办的联想本身。 1994年2月14日,柳传志带领联想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创办刚满10年的联想,已经是当时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 2009年2月4日,在经历了一天半的董事会讨论后,杨元庆用英文宣布自己将辞去联想集团董事长职务,改任CEO一职。 最近几年,柳传志已很少插手公司的具体事务。联想集团已由杨元庆全力掌管,联想集团的重要股东联想控股在名义上由柳传志担任董事长,但公司业务一直由总裁朱立南负责。

腾讯《潜望》从知情人士处获得可靠消息,联想集团创始人、名誉董事长,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将于本周三(12月18日)宣布退休。

他的公司每年要招几百名员工。他就让技术部打造了一个小程序,叫“雅典娜广场”,界面很像小时候玩的游戏。

就是因为它各方面的条件,恰恰营造出了一种“非正式”的感觉。假如你性格腼腆,可以把门关上;假如你大大咧咧,多叫几位过来请教个一二。你甚至不用刻意做,趁着楼道打水的机会,碰到谁叫谁,很方便。

以上适合工科技术成员的团队,亲测有效,其它成员类型参考借鉴。

这个学生告诉我,公司里许多好朋友都是在“广场”上认识的,这大大加速了新员工融入的速度。

作为一名创业者,柳传志带领联想从纯国企通过股份制改革转变成民营企业,其带来的示范效应是划时代的。联想创办的1984年,可以称得上是“中国企业元年”,同年创办的企业还包括海尔和万科,日后他们都将在中国商界风云驰骋,甚至在全世界范围内扮演重要角色。

当时,这场“蛇吞象”的大戏震惊了整个IT业界。也引起了业界“联想能否消化得了”的质疑。果然,文化冲突、高管离职等使得联想整合IBM PC并不顺利。到2009年初,美国次贷危机让联想雪上加霜,公司已出现了近亿美元的亏损。

我们就从团建说起。如果你恰巧是搞人力资源的,可能要质疑了:我们花了大价钱搞团建,你凭什么说没用?你都没问我是怎么搞的。其实组织行为学并不关心团建有没有用,而是关心背后的逻辑断点。断点在哪?

那如何利用非正式组织来帮助新员工快速融入呢?毕竟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成本不能太高。而且,既然是非正式组织,那介入的痕迹就不能太明显。怎么办?

与他同一个时代或比他年轻一辈的企业家,很多在人生的后半程都没有获得一个好的结局。比他小7岁的万科集团创始人王石在内外复杂情况下黯然淡出,在此之前公司险些被“野蛮人”掌控,但这已算是幸运;比他大3岁的原南德集团董事长牟其中2016年才出狱,比他更年轻的原科龙电器董事局主席顾雏军和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要么刚出狱不久,要么仍在狱中;比他大5岁、有着“魔水”教父之称的原健力宝集团董事局主席李经纬,在服刑期间含恨离开人世。

但这有两个条件,一是必须由个体自发启动,组织不能强扭,说“嘿,就你俩先结个对儿”,那不行;二是所处环境不能太正式,不能让个体感觉到,这是一个严肃的活动。

活动过后的一段时间,明显感觉新员工更自然的和老员工互动起来的时间多了,狼人杀里面的过程清洁也成为了谈资,大家互动和融入的效果更好了

但是请注意,这一切都是非正式的。对于新员工来说,他们自己是没有积分的,这就避免了整个过程被当作一种任务。

我再举个例子,对于那些喜欢独立思考的人怎么办?

如果他们在“闲逛”,系统就会在全体员工的桌面上发弹窗,提醒大家。

但它一旦进了系统,要预约,就变成了正式场所。在个体认知中,这就不再是一个能够建立小型社会网络的场所了,和会议室没什么区别,使用率自然就低了。

1984年11月1日,北京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联想公司前身)在北京中关村成立,当时由这家公司由中科院出资20万元,持股100%。

我所在的高校有一个学院,每年都会有新同事加入。很多新老师搞学术出身,不太擅长社交,融入集体就成了问题。学院组织过很多活动,比如篮球赛、乒乓球赛,但效果都不好,有门槛,人家也不爱参加。

柳传志上一次因为工作的事发火,是2018年5月16日,联想被指在5G标准投票中“卖国”了,他一怒之下发表题为《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的公开信,并录制一段音频向外界公布,拉来包括马云等在内的上百位企业家力挺,并且打电话给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获得对方认可。

了解了这点,我们再看团建。它一定是官方发起的,而且各个环节都设定好了,没什么主动性可言,照着走就是了。那个体在认知上就会把它归类为正式活动,就不利于小型社会网络的形成。

我相信,你的组织也有类似的群,这些非正式组织其实发挥着比想象中更大的作用。

相比这些人,柳传志已经足够幸运,在他的带领下,不仅诞生了联想集团和联想控股两家上市公司,他的女儿柳青也成为明星创业公司滴滴的总裁。

2. 在我的团队里面还有一条“强制规定”,一旦有新成员加入,老员工必须在一周以内和新员工完成聊天任务,内容还不能重复。最后由我和新员工聊天,附带考核老员工的聊天内容质量和时间。这个效果非常好,有一次新员工跟我反馈他的日程一天内整周的时间都被预订完了,以至于老员工还得相互协调。其实大家互动只是缺少个合理的理由,组织完全可以提供这样的官方便利

第一个方法,不用说,零成本。第二个方法,虽然开发的成本好像挺高的,但是你一直可以使用啊,算下来还是低的。这就是线上社交带给组织的新选择。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换句话说,互联网技术让建立非正式组织的成本降低了。了解了这个趋势,我介绍两个做法给你。

咱们都有类似的感受。新加入公司时,你上台做个自我介绍,大家就能接纳你么?

2.非正式组织的中间人作用

2009年2月4日,在经历了一天半的董事会讨论后,在美国纽约华尔道夫-阿斯托里亚饭店18层会议室,杨元庆用英文宣布自己将辞去联想集团董事长职务,改任CEO一职。

其实,方法的本质还是那三个字:非正式。这是管理者要下功夫的。有时你必须花心思把好意隐藏起来,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

让新员工快速融入群体的办法,我们每个人都不陌生,搞团建嘛。

3.如何打造“非正式”

柳传志的偶像是邓小平。他说,“时势造英雄”他从来没看到过,“英雄造时势”他倒见过几回,比如毛泽东创造新中国、邓小平“改革开放”。在中国企业界,他就算得上是被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造就的第一批“英雄”之一。

2009年,有位美国组织行为学者也遇到了和我们同样的困惑,团建达不到理想的效果,他也想知道问题出在哪。

他在科学院工作的时候,冬天1个月大概只能洗1次澡,当时为了省煤,炉子封得比较严,冬天早上室温只有4度。70年代,他的最高储蓄才80块钱,他和太太上街,曾经梦想老了以后能不能买辆三轮,拉着太太去旅游。如今,财富对他只是个数字而已。

柳传志家还有几个微信群,不能经常见面的家人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每次出差,他都会问儿子柳林和女儿柳青是否在北京,在的话就会给他们布置个任务——多陪陪母亲。

而对于新人来说,公司会每周推7个人,作为“本周之星”。

与此同时,原CEO阿梅里奥辞任,而空出来的董事长职务,则由原本已淡出公司的创始人柳传志重新出山担任。

他的退休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他的名望是一个时代的象征,甚至已超越了他所创办的联想本身。

问题就出在这。现在,咱们暂时跳出团建,来听一个发生在我身边的小案例,然后再回来看,这为什么有问题。

柳传志去找了当时的中科院院长周光召,他认为像联想这样的科技企业,其创办者和经营者应该是有股权的。这个股权比例,被柳传志和他的同事们定为35%,太高了怕院里不同意,太低又觉得不甘心。

然而对于女性来说,体检当中有一项是让她们非常害羞的,那就是外科检查。外科检查涉及的范围是非常广的,其中包括手、足、甲癣,银屑病、红斑狼疮、腋臭、脚臭还有其他皮肤病等等,这些当中只要检查出一项都将面临淘汰,这些病其实是非常常见的,然而对于女性来说,她们都是比较好面子的,因为这个原因被淘汰就会非常尴尬。

而对于老员工来说,积分和组织绩效一点关系都没有,别人也看不见,唯一的用途就是能去购物网站兑换商品。这点同样很重要,就好像之前那个学院的休息室,不能太大、不能上锁、不能预约,时刻保持一种非正式的状态。

1994年2月14日,柳传志带领联想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创办刚满10年的联想,已经是当时最大的科技公司之一。它凭着联想汉卡大赚一笔,代理了AST的PC,是惠普在中国大陆唯一的分销商。随后,联想自己也进入了PC制造领域,试图在不断扩大的PC市场上从IBM、康柏、惠普等巨头手中分一杯羹。

更有意思的是,由于这间屋子太过紧俏,院里不得不把它放进预约系统。然而这么做之后,使用率马上就降了下来,尤其是新老师,几乎不会预约。线上操作其实并不麻烦,但就是没人用了。几经变动,最终,这间屋子又回归到了不用预约,大家随时可进的状态,使用率又高了上来。

根据乌拉圭宪法,在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获得简单多数票的候选人即当选总统。

其他大部分时间,他都处于为联想控股站台和享受生活的状态。柳传志家这一代一共4个兄弟姐妹,柳传志是老大,全家的感情都非常好。除了已经出国的妹妹之外,其他3个家庭竟然都住在同一个小区。每个月,大家庭十几口人都会到柳传志家里聚会。大家一起聊聊天,也会喝点小酒。

在他宣布退休前的这几年,一度有肺癌伴随着他,并于2014年5月做了手术。

很多人都认为我国入伍的选拔标准太过严格了,不少人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点就被筛选掉了。以前人们总认为打仗是男人的事情,让女人走开。然而进入到现代化战争之后,部队越来越需要高素质的人才,对于女性的力量要求也没那么严格了,因此越来越多的女兵进入部队。

几年前,柳传志带领一群企业家去蒙牛集团创始人牛根生那里做互访,在现场做了一个游戏,假设你在飞机上,引擎坏了,要失事了,可以留下一段遗嘱,你会说什么,大家各自拿起纸和笔开始写。当时柳传志写的是:

这个概念上世纪末传到中国,一度很流行。我记得十年前,春节招新季过后,几乎每家公司都会把新人统一拉到郊区的训练基地,搞一些拓展活动,而且环节越来越丰富,甚至有专门的咨询公司提供设计服务。

而在这个学院里,为什么一间面积不大、半封闭的休息室则可以促进新员工的融入?

“我觉得我这辈子很幸福。因为我40岁时候能赶上改革开放能让我办公司。假如当时我不是40岁,而是50岁,那就什么都玩不成了,而当时40岁赶上了改革开放,事情做的也不错,家里对我也不错,同事也不错,朋友也很多,这辈子值了。”

几局玩下来,新员工展现了自己,发现了自己在团队里的价值,放的更开了,老员工通过活动,自己玩的过程里面的互动环节,增加了对新员工的了解

我们前面讲过,组织或者团队就相当于一个社会网络。合群,其实就是个体加入社会网络,被接纳、认可的过程。团建某种意义上就是想加速这个过程。

后来,学院发现有一间屋子空着,就把它改造成了休息室。弄个咖啡机,摆几把椅子,每月批个500块钱,咖啡豆、茶叶用完了给续上,闲着也是闲着嘛。

马丁内斯已在社交媒体上承认败选,并向拉卡列表示祝贺。

最近几年,柳传志已很少插手公司的具体事务。联想集团已由杨元庆全力掌管,联想集团的重要股东联想控股在名义上由柳传志担任董事长,但公司业务一直由总裁朱立南负责。

比如我接触过的一个企业,他们就要求员工在微信名称后加上一长串后缀标签。我们一般起名就是“Tom”“真真”“安妮”等等。他们则是“Tom 瑜伽 漫画 小提琴”。而且后缀越详细越好,比如你喜欢足球,那就不能只写足球,还要写上喜欢哪个队。新人来了,可以迅速找到兴趣相同的人。

代表每名员工的小人儿,平时都出现在广场上。如果一个人恰巧不忙,头像上会显示闲逛状态,你可以点击它,和他聊天。

但其实这些问题还是很好解决的,如果提前知道自己有这种毛病的话,可以到医院进行治疗。例如腋臭,其实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狐臭,现在的医疗技术是可以将这种病治好的,这样一来就不耽误入伍了。

但这位美国学者通过对照实验发现,有一个关键环节的作用被大家忽视了,那就是小型社会网络的作用。他发现新员工不是一下子就被所有人接受的,而是先和某一个,或者几个人配对儿,组成相对整个网络而言的一个小型网络,然后再靠这个小型网络打入大群体,完成合群的过程。

那你就得把这样的人悄悄推到他们身边,技术含量绝不次于设计一个复杂的团建。狼人杀流行的时候,组织过团队玩狼人杀,恰巧新成员里面会玩的人比较多,而老员工会玩的比较少,于是活动的过程就变成由新员工介绍规则,带上老员工一起玩

慢慢地,老教师就发现,对新人的认识几乎都来自在那间屋子里的闲谈,而且明显感觉到,这届新员工的融入速度比以往都快。

除了亲戚之外,经常到柳传志家里走动的还有联想的同事。这些多年并肩战斗的同事,也像“家人”一般。

2009年2月,联想集团披露其季度巨亏9700万美元,而柳传志复出9个月后,联想集团季度税前盈利3000万美元。在带领联想集团走出困境之后,2011年柳传志卸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仅担任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控股系联想集团重要股东。

第二个方法来自于我学生的企业。

不过,联想控股内部人士表示,希望等待官方正式宣布。随着正式宣布的日子越来越近,此事也被提前公之于众。

当然不是。来到办公室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找一个人,和他成为朋友。不管是八卦公司情况,还是学习工作流程,反正都要先靠他。

然而,当时联想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这家公司由中科院持有,包括柳传志在内的联想管理层并不是这家公司的“主人”。

但是你有没有发现,这几年搞团建的公司越来越少,当然,我特指上面说的那种传统的团建。怎么回事?效费比低,没啥用。它没有抓住促进个体合群的真正逻辑。那应该怎么做?怎么让新员工快速融入群体?这一讲就来说一说。

乌拉圭24日举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根据对绝大部分选票的统计结果,拉卡列和马丁内斯两人的票差不足3万票,但存疑选票约为3.5万张。乌拉圭选举法院28日表示,在对部分存疑选票进行清点后,拉卡列得票已增加4000张,这确保了拉卡列的最终得票将超过马丁内斯。

拉卡列现年46岁,曾担任乌拉圭议会议员,他将于2020年3月正式就任总统。

这间屋子不大,挤着坐能坐4个人,通常就是俩人。半封闭,有门但是不锁。两个人谈事情,把门关上会很私密;四个人进去讨论,虚掩着门,外面路过的人听见了也不奇怪。因为小,所以也不会有人在这开正式会议。就是俩人碰上了,进去聊两句的事,有人听见了推门加入也不尴尬。

周院长认同这一说法,但联想属于国有企业,要想把国有产权部分分给创始人和经营者,需要经过国有资产管理局的同意。最终中科院采取了一个折中的方法:给联想管理团队35%的分红权。通过分红权拿到的钱,柳传志一直没动。一直到2000年,联想管理团队用这笔钱从中科院手里买过来35%的股权。这个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好结果。

这还没完,总有爱张罗的人,公司就鼓励他们建微信群。养猫的、养狗的、健身的、晒娃的,新人来了,可以按照兴趣随意挑选加入,比如夸夸群。

第一个方法,有点像相亲。我们虽然不能乱点鸳鸯谱,但可以帮助新人熟悉同事的特点以便挑选。

2004年12月8日,联想以12.5亿美元收购IBM PC部门。当时,联想营业额仅为30亿美元,全球排在10名以外,一年利润仅为2亿多美元。而IBM PC部门营业额达130亿美元,在被收购之前已亏损2亿多美元。

印度学者就做过研究,发现这些人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喜欢明星式的社交网络。也就是说,他们珍惜自己的时间,更希望和有成就、有思想的人交流。

2009年,中科院以27.55亿元价格将联想控股29%持股转让给泛海集团,联想控股及联想集团从国企控股变成了民企。试想,如果一家企业的经营者们不持有企业的股权,他们还会不顾一切打拼吗?今天这家年营收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的跨国企业还会是这个样子吗?

首先请你思考,为什么组织行为学在十年前开始关注这个现象?因为原来个体融入组织基本是自然发生的,你很难去人为干预。但现在不一样了,线上社交网络的出现,让管理者可以用比较小的成本介入其中,加速这个过程。所以才会有人研究这其中我们可以利用的点。

后来根据大家一致的需求呼声,还搞过好几次,几乎成为了新老员工交流的标配“团建”

在柳传志看过的电影中,他最喜欢的是《罗马假日》,他给这部电影打了90分。但是对于自己人生的满意度,他却打了98分。他自己觉得,这辈子太值了,人生跨度之大让人咋舌,他经历过人们无法想象的困难,也获得了年轻时候做梦也想不到的富裕生活。

就这么个小地方,使用率居然很快跃居全楼第一。尤其是新老师,特别喜欢在那聊天,不管是和其他新人也好,还是和老员工也好。

这是为什么?我们把它和团建两个事情结合起来看。

另外,聊天界面上还有个阅后即焚按钮,点击之后,记录就不存在了。其实,后台肯定也有记录,但这个按钮多少淡化了被监控的感觉。

其实除了这个之外,人如果有痔疮的话,也是不能入伍,直接被淘汰的。因为痔疮一旦犯了,痛起来简直要人命,行动的时候非常困难,甚至就连伙食上面都有很多要忌口的。如果要在这个时候执行任务的话,士兵就没有办法参加了。

乌拉圭选举法院公布的最终统计结果显示,拉卡列在24日举行的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得票率为48.8%,马丁内斯的得票率为47.3%,另有部分弃权票和废票。

根据内部人士消息,柳传志,联想创始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堪称“创业教父”级别的创业明星之一,即将正式宣布以75岁高龄退休。

实验发现,我们人类很神奇,能在很短时间内自主判断出,和谁组建这种小型社会网络效果最好,不管是爱好相同,还是性格相同的人。

不论你是带大家做一个需要配合才能完成的脑力,或者体力任务,还是轻松一点,咱们打个真人CS,有两点是跑不了的。第一点是“官方组织”,第二点是“非自愿”。团建肯定不会询问每一个新人的意见,那是正式活动,是列入预算,考虑投入产出比的管理行为。

同时,新人还会就交谈的质量给你打分,进一步折算成积分送给你。

1. 叫Coffee Time,规则是“强制规定”每周成员小团体互动,一起喝咖啡,喝茶,聊天,纳入周会“考核”内容。真正的目的是想通过这种官方强制,制造接口和机会,让员工想相互沟通的时候有合理的理由(完成任务)。当时还取了一个活动slogan:没有什么问题是一杯咖啡(茶)不能解决的

公司会鼓励老员工和新员工接触。如果你成功和一名新人聊天,会获得积分。

另外再贡献两个个小Tips:

“小型社会网络”其实是一个偏社会学的名词,在组织行为学中,我们用另一个相似的概念来定义它,叫做“非正式组织”。我们在发刊词中也提过。美国学者研究的价值,就是指出了非正式组织,在个体融入组织过程中,承担了重要的中间人作用。这篇论文,后来发表在JOB杂志上,它是世界范围内,组织行为学的最高期刊。